独上千重楼

我们结婚啦

突然激情,最为致命。虽然文笔很差,可还是想开车,玩具车都没有开动,争取在炎尘cp 中锻炼出技术,早日开车。

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。
是的,我们成亲啦。这几天在筹办的时候心里的欢喜便已经藏不住了,见人就傻笑,大家都说我高兴的傻了。
可是他们怎么会明白我的心情?
我的爱人,药尘。真的是太难追了。不过还好,今天就可以尘埃落定了。
我一身大红的喜服,上面暗藏着金色的纹路汇成一个个象征着美满如意的图案。头上也是戴着金色的发冠,用一支红色的发簪固定。
端的帅气无比。我看了看镜子,不由的点了点头。不错不错,勉强的配得上我的他了。
身边的恭贺声不绝,鞭炮喧天。宾客盈门,每个人的目光都是笑盈盈的。也许他们会忧虑吧,毕竟两个男子公开成婚,实在也是惊世骇俗。
一群庸人,他们怎么懂我跟老师的真爱。再也没有什么分开我们的。魂殿不行,萧家不行,我对老师的爱意山海不可平。
我对每个人拱手致意之后,正要去找老师。熏儿却拉住了我的衣袖。
“熏儿,怎么了?”这个妹妹我还是很关心的,看她脸色苍白,我不由放缓了急迫的步伐。“是有什么事情吗?你告诉我,我帮你解决。”
熏儿看着我慢慢的说道:“萧炎哥哥,你真的不明白吗?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,他顶天立地,他怎么可以娶一个男人。”看我没有什么反应,她又说道:“如果他只是一般的男子,只要你喜欢,我也不会反对。可是他还是娘的师父,是你的师爷爷...”
我打断了熏儿的话:“熏儿,这话不可再提。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,你就不能让我也快活快活吗?”
熏儿默默地松开了手。是啊,不管什么身份,但是萧炎哥哥的眼角眉梢都是笑意。以前的萧炎哥哥是一把刀,无往不利锋利到可以让自己受伤折断的刀。现在萧炎哥哥终于等到了自己的刀鞘。
那么,就祝福吧。熏儿看着萧炎走到新房,气息都是欢喜的,仿佛是渴极的旅人终于找到了绿洲一般。
熏儿不由释然的一笑,看着新房的方向,轻轻的说道:“萧炎哥哥,你一定要幸福啊。”

我轻轻的推开房门,走进了房间。随处可见都是大红的囍字。
老师端坐在新床上,我的眼睛顾不上看别的,只能紧紧的盯着他。
比我想象中更加美丽,老师的喜服款式跟我差不多,不同的是老师头上戴着一个金色的凤冠,珍珠流苏垂在额头。
老师脸上并没有什么妆容,不过这样的老师已经是美到极致了。
我走到老师身边坐下,便把老师的手轻轻的放在我的手心,十指相扣。
“好了好了,这个真沉。来,快给我取下来。”老师仿佛还是在纳戒一般,神色轻松,站起来,拉着我坐在了梳妆台。
我莞尔一笑,老师还是老样子。把老师头上的凤冠取下,又拿着木梳为老师梳理长发。看着镜子中的老师,我也把脸靠上去。同样的剑眉星目,同样的风度仪容。再加上都是大红的喜服在身上,我笑道:“老师,你看,我们是不是有夫妻相?”
老师看了几眼镜子,抿抿嘴,站起来,又坐回床上:“别贫嘴了,天色不早了,早点休息吧。”
我站在老师的身前,这个让我日思夜想的人,慢慢的俯下身,老师躺在了大红的囍被上,长发散开,我的心情再也无法克制,轻轻的吻住了老师的双唇。

...
...
...

ooc 预警。私设预警。文笔渣预警。

夜色如水,星光暗淡。
药尘一身白色的长袍,黑色的长发只是随意的扎起来。他有一张清秀绝伦的脸庞,此刻正微笑着看着萧炎。
萧炎茫然的看着药尘形状优美的薄唇一张一合,那个人在说什么,他为什么听不见?
萧炎忍不住慌张起来,急忙的跑到他面前,抓紧了他的衣袖。
不,不要离开...不要离开...
药尘静静地看着萧炎,这个一路陪伴一路成长的少年,忽然说道:“好了,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。不要做出小儿女情态。这个世上,终有一别。以前是你娘,现在也可以是我。”
萧炎听的心如刀割。
为什么都要离开?为什么?为什么这个世界总是会有离别?像以前那样不好吗?
少年绝望的看着他,一言不发,只是那眼泪就慢慢的流下来。
之前母亲去世,萧炎才九岁,他虽然也哭,可是更多的是茫然无措。在遇上了药尘之后,不管遇上了什么情况,他都没有哭泣过。
可是今天,药尘说要走的时候,那心中的哀恸却再也无法克制。当听到药尘告辞的时候,他说的每个字都化作利剑刺入萧炎的心里,鲜血淋漓,遍体鳞伤。
“药...,”萧炎艰难的开口道,他心里不愿意叫他药老,可是当初没有拜师,如今连个合适的称呼都没有。这么一想,眼泪流的更加汹涌了。“你不要走。你留下来吧”
药尘平静的看着眼前的少年,他现在有多不舍,自己完全明白。可是,怎么留下来呢?
原本就是一场交易,如今交易完成了。
魂殿被灭了,自己也获得了一身身体。
这么长时间的相处,没有感情怎么可能?只是,不能留下来。就此别过还能勉强保留一点体面。就让一切在这里画上一个句号吧。
“萧炎,你也长大了。再见了,有缘自会相逢。”药尘用力的扯开自己的衣袖,便转身离开。
萧炎失神了一般。一直痴痴的凝望着药尘离开的方向。不言也不动。
......
萧炎之后走了很多地方,又结识了很多的新朋友,只是,心里永远的空了一块。
后来他建立了炎域,无数的人道贺,却没有那个他最想见到的人。
夜深人静的时候,萧炎总是默默的看着手上的纳戒。这样,就好像没有分开过一样。
萧炎修为突破了斗帝之后,一直隐隐的感觉到一股神秘的牵引。他知道自己该离去了。
踏破虚空之后,萧炎来到一个全新的世界。
在这里,他才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心上人。
是的,心上人。
直到药尘离开之后。他才知道自己对他情根深种无法自拔,寻遍无数地方都找不到他。
渐渐的,萧炎觉得空气里都是他的气息。靠着这样的想法,才能坚持下去。
如今,他才踏破虚空,这个全新的世界就给了他最大的惊喜。
药尘一如当初一般,白色的衣衫,黑色的长发。目光含笑,又仿佛蕴含着深情。
不需要语言,见到对方的时候,就知道了对方的心意。
要在一起,才能不负此生。

来来来,大家讨论一下药尘的年纪。云山老头都在喊他药师尊,那他比云山年纪还要大喔。这么算起来,师傅的年纪比我们想象的大啊,还这么皮童心未泯。

看了斗破苍穹电视剧,我只想说上天赐我一个药尘吧。白天么么哒,晚上啪啪啪。白天师徒晚上夫妻。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,我肯定不会是小猪蹄子的。放心好了(✘)。@